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节目 > 山大生活馆 > 正文
2017年04月13日山大生活馆
发布时间:2017-04-13 23:15:04   来源:   点击:
【读书时间】
撰稿:秦慧颖
播音:秦慧颖
       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读书时间,我是仓鼠。没有什么能将你打倒,你看,许三观都撑了下来。看完了《许三观卖血记》,时常会对自己这样说。
       余华写的书,在我印象里,总是黑色的封面,薄薄的,读完却又觉得很厚重。《许三观卖血记》就是这样的一本书,十几万简单朴实的文字,却让人在合上书的那一刻,思绪万千。
       《许三观卖血记》讲述了一个叫许三观的丝厂送茧工在生活困难的年代多次卖血求生的故事。他第一次卖血是出于好奇,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体结实,后来他用这些钱追到了自己的妻子许玉兰。第二次卖血是因为他的大儿子一乐打伤了方铁匠的儿子,他不赔钱,方铁匠就带人拉走了许家的东西,无奈,只好再一次去卖血。第三次卖血是因为他一直暗中喜欢的女工林芬芳踩上西瓜皮摔断了右脚,他趁虚而入,终于如愿以偿地得到了自己的初恋情人,为了报答她,让她吃到"肉骨头炖黄豆",早日痊愈 ,于是,他走进了医院。第四次卖血是1958年的"大跃进"、大炼钢和大食堂之后,全民大饥荒,无论他老婆许玉兰怎样精打细算也不能填饱一家人的肚子,他的“口头的炒菜”也无济于事,在一家人喝了57天玉米粥之后,又找到了李血头。第五次卖血是因为下乡当知青的一乐生 病了,并将卖血的钱直接给了一乐。第六次卖血是在刚送走一乐后,二乐所在生产队的队长又来了,为了招待队长,万般无奈的许玉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第一次开口求丈夫:“许三观,只好求你再去献一次血了。”然而,这次卖血却遇到了麻烦,由于“血友”——一同卖血的根龙连续卖血后死亡,让他感到了恐惧。就在这之后不久,二乐背着病重的一乐回来了,为了救一乐,许三观一个上午借到了63元钱,他一边让许玉兰护送一乐去上海,一边再次找到李血头。可李血头不再理他,他只好拼死一搏,设计好旅行路线,在六个地方上岸,“一路卖着血去上海”。这一路卖血几乎要了许三观的命。40年以后,当许三观一家"不再有缺钱的时候",他又突发奇想,想再卖一次血,可已经没有人要他的血了。”40年来,每次家里遇到灾祸,他都是靠卖血度过去的,以后他的血没人要了,家里再有灾祸怎么办?许三观开始哭了……”
       书中许三观的这个家庭经历了众多的磨难。许三观疼爱了九年的大儿子一乐居然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这样的打击是许三观这样一个传统保守的市井小民所不能接受的。一乐为了保护弟弟打伤了方铁匠的儿子,心里对一乐以及一乐的亲生父亲一直窝着一股气的的许三观,拿不出医药费,只得让一乐去找他的生父何小勇。然而一乐被冷漠的何小勇挡在了门外。许三观在家具被方铁匠搬走一半后,无可奈何地去卖了血,赎回了自己的家当。何小勇这个人的存在,更加对比突出了许三观让人心安的质朴形象。同样是追求心上人,何小勇只会花言巧语,撩妹的手段倒是极好的,一开始与油条西施许玉兰谈恋爱,读到这里确实是觉得许三观没什么机会的,但当许三观为了追求许玉兰,舍得为了喜欢的姑娘花钱,也会把钱花在刀刃上,与未来的岳父搞好关系,看似没戏的许三观虽然比看似有戏的何小勇少了些风花雪月的浪漫,却多了些真诚恳切的务实。另外在日后两人分别成家后,对待一乐的态度上,也能看出此人的薄情冷漠,更加凸显了许三观与一乐之间超越血缘的亲情。
       书里最让我感动的部分是忍饥挨饿的年代许三观带家人去吃面条的部分。不忍家人挨饿的许三观再次去卖血,拿到钱即将出发去胜利饭店的时候,他还是因为一乐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不想让他也吃面条,所以让他自己在家附近买红薯吃。爸爸不认自己了,他很委屈,找到何小勇说你给我面条吃我你就是我爸爸了,却被何小勇粗暴地赶出了家门。这里的一乐太让人心疼了,一边哭一边走,越走越远,他不想回家了,没有人给他一个家。后来许三观发现一乐出走,赶紧去找,找到他的时候,那个饿坏了没劲走路的孩子流着泪蹲在角落里的样子,实在是让人难受极了。许三观心里很着急,他毕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而一乐确确实实是他心里最疼爱的儿子。看到这里大家都以为一顿臭骂之后就会带一乐回家吃点其他的食物,但这里出现了一个转折,许三观温柔地背起孩子,却是向胜利饭店走去。很多人说,看到这里被感动哭了,许三观不是个浪漫温柔的人,夸张点说,只是一个粗野的市井小民,而他对家人的柔情却是真真确确的,让人动容。许玉兰被批斗,其他人说不能给她好饭吃,许三观嘴上这么答应着,骂着,实际上却瞒着孩子瞒着所有人,给许玉兰送饭时偷偷地在米饭下面藏了厚厚一层红烧肉,叮嘱她千万在没人的时候吃掉。
       一乐的病倒后,不论是二乐连夜在风雪中将哥哥送回的兄弟深情,还是许三观一路卖血到上海,血气不足冷的直哆嗦,晕倒在医院差点把命都卖掉的父子之情,都让人扼腕长叹。况而与前文许三观甚至不想认一乐是儿子形成鲜明对比,他的父亲形象也随之愈发地伟岸高大起来。
       进入改革开放的时代,许三观一家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与《活着》对比,这个结局已然太过完满。只是最后的一个情节,年迈的许三观为了吃炒猪肝和黄酒而决定再去卖一次血,然而就在这一次他遭受了巨大的精神上的打击,年轻的血头否定了他的血,说像油漆一样没人再要,许三观,已经老了。悲凉的味道又似乎在一个完满的结局中飘荡开来。
       “卖血”这个词在当今医疗体系中已经不复存在,但是许三观的经历对于我们却仍有现实意义。比起许三观经历的那个时代,我们的生活安宁许多。他经历了那么多难以想象的苦难,却从未被打倒,依然坚定地想尽一切办法生活下去,这样的坚韧对于逐渐接触更多磨砺的我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以上就是今天的读书时间了,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