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节目 > 山大生活馆 > 正文
2017年04月11日山大生活馆
发布时间:2017-04-11 21:57:20   来源:   点击:

【光影播客】
撰稿:刘星宇
播音:刘星宇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光影播客,我是主播刘星宇。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和我一样的感觉。早上的时候总觉得反正时间还多嘛那我就再睡那么五分钟…然后一睁眼诶诶诶怎么都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玩游戏的时候郑重给自己设了个闹钟,只玩半个小时。结果到了点一看,诶这局就差一点点了那就再过一会会吧,等回过神来已经是皓月当空。明明几个月前布置的作业,明明计划都定了下来,明明可以几天完成的任务,硬是要拖到最后两个小时去做……拖延症真的是一种绝症,为什么我们能眼睁睁看着时间过去却不为所动?是不是…时间流动的不够明显?那么大家很适合看看今天主播准备推荐的电影——时间规划局
这部片子的设定非常有趣,作为一部科幻片,没有飞船没有激光枪没有什么巨大的机器人或者说是什么到别人梦中去的事情,它立足于一个设定——每个人手上的绿色钟。哪行冰冷的数字在你二十五岁之后开始倒计时,为期一年,当清零后就会死去。那每个人都只能活26岁么?不,你可以通过工作给自己增加时间,也要为消费用去时间。这样就带来了一个情况,高层人士拥有几千年的寿命,而贫民窟的人每天要为这几个小时而奔跑。
男主就是这样一个贫民窟的穷小子,每天醒来看一眼自己所剩无几的一天的寿命,然后为之奔波。他们甚至匆忙到母子无法一起吃个饭,没有时间为死去的父亲流泪。直到有一天,他救了一个想死的富豪。然后富豪留下一句,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把自己一个多世纪的寿命给了男主后自杀了。当男主知道这个社会的真相之后,他决定前往新格林威治,去推翻这一切。
里头有一段看着很是揪心。男主母亲和男主约起来庆生。最后一段路,走路要两小时,母亲准备用剩下的一个半小时中的一小时坐公交车去,然而,那天涨价成两个小时。无奈,只能跑。当男主母亲在离男主一步之遥的地方清零的时候,如一个断了线的木偶般扑到男主怀里的时候,感觉心里被狠狠的揪了一下。正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想到富人们能够花半个世纪买辆只为了展览的车,而穷人只能为了省下一小时而用生命奔跑。在最后男女主角重现这一段的时候,整个人都紧张起来,所幸他们最后活了下来。

不得不说,这部片子的设定是对资本主义剥削这一行为的无情嘲讽。里头说过,这个制度是为了牺牲大多数人而为了少数人的永生。那现实中是不是也是这样呢?资本家们在剥削着底层人民,不断积累自己财富。记得马克思说过,商品的价值来自劳动时间。资本主义的剥削,本身便包括了对下层时间的剥削。而这片子里把这一事实变得更加血淋淋,我剥削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命。
想起来里头有句话。男主在打劫的时候说了一句,我本来应该说,你要钱还是要命但是鉴于你的钱就是你的命,所以还是伸出手来吧。诶突然意识到,会不会是借此讽刺有人视财如命呢?严监生和葛朗台表示不背这个锅啊。
好像在玩游戏的时候看到过,有人说想抽到茨木粑粑宁愿少活十年什么的,不知道该说是看透生死还是一时冲动。万一在片中的社会,一不留神可能真的少了十年。还记得有人,为了家人,宁愿出卖自己青春,着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在出卖自己的寿命,浪费那么多年时间去为了那根本不值这个价的金钱。
但是呢,男主最后那宛如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伪共产主义行为也是徒劳。他在得到一个世纪寿命后给了好友十年。而回来后发现他好友已经浪费时间买醉离开了人世。女主抱怨他们作为几乎永生的人,生存的意义在于不做傻事让自己生存下去…莫名想到有个学姐吐槽过学教育学以后可以去教学生怎么学教育学…也就是说这种制度对高层底层都是不好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个富豪要自杀。男主的行为只能算是隔靴搔痒。试想,要是每个人的寿命都增加了,那会不会有更多的犯罪,更不稳定的社会?他这样的行为只能算根搅屎棍,让社会更加混乱。但不能否认的是,这样可能带来的是之后的大改革,而后续如何只能看大家的想象了。

当然呢这片子并不是毫无槽点的。感觉啊,这是一个一流的剧情设定但是硬生生被拍成了二流片子,没有提升。还有,有点奇怪,为什么在这个能用铁块收人寿命的年代,还在用着手枪…整部片子的特效都在手上那个钟上了。而且那发光数字简直不能更方便,脑补了一下一群人用手臂当手电筒去探险的样子,绿光莹莹有点吓人诶。而且啊这样真的不会造成出生率严重降低么…试想每个人25岁后就要为自己的存活而拼尽全力,哪还有时间养孩子,这样压榨的话只会造成底层人数越来越少直至上层社会的崩塌。
里头的有句台词很适合我们这些懒癌患者:一天能做很多事情了。还记得小学的时候,老师让我们试过一分钟能做什么。那时候还在想,是看几页书呢还是走到班级门口?然后试了一下,发现,诶还能写个好多字,或者去老师办公室走个来回,亦或是整理完乱糟糟的抽屉。还记得那时候这事实给我的触动。然而,人越长越大,感觉脑子越长越回去了。从当年为了早到半个多小时而早起到现在为了能慢慢吞吞的边看手机边收拾;从当年能两个小时一本书到现在两个月大概能把一本书翻完一章然后还回去;从当年临近图书馆闭馆了还跨越一个城区去翻阅几本乌龙院到现在早上出门都能拖到闭馆才到……我们是时间多到用不完了么?明明有的是贫民窟的时间却过着上层人士的生活,这难道不算是一种慢性自杀么?
一天真的能做很多事情,并不是说能用我有课当做自己拖延不作为的借口。要是现在我们的世界突然变成那样的话,可能很多人就在赖床中,在刷手机的时候,在发呆的幻想中悄悄清零。所以还是那句老生常谈,珍惜时间。
那么今天的光影播客就到这里了,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