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节目 > 山大生活馆 > 正文
2017年03月25日山大生活馆
发布时间:2017-03-25 20:16:03   来源:   点击:
栏目:光影博客
播音/撰稿:高岩冰(桑若)
                                 这个老头有点酷
   万物复苏的季节,莺啼婉转,喜欢跳跃的生机,也喜欢胡思乱想。路过一颗颗花树下,看着老人认真的眯着眼,细细打量,或许在想些什么。说不清谁的年龄大,看着相互对望的姿态,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想法,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生命只剩几个月,你会怎么做?
  对的,生命只剩三个月,属于两个老头的《遗愿清单》。
  有人调侃说,这是一部穷人帮助土豪找到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欢乐的电影。
  不得不说,这个描述十分具有概括性。
  电影中的土豪老头爱德华经营着连锁医院,脾气糟糕,对咖啡有种病态的执念,甚至住院还带着专业的器具。穷老头卡特是一个汽车修理工,喜欢看百科问答,知道许多冷门的知识。富老头住院是前呼后拥,医生护士围着团团转,穷老头三天两头找不到主治医生的踪影。富老头从早到晚都是一个人,孤身只影,身边常见的只有一个好脾气的助理,穷老头身边总有家人的陪伴,妻子、孩子们。富老头是个话痨,暴脾气,幽默。穷老头话少,博学,一直想当历史教授。富老头因为“一间房两个人”的经营理念而与穷老头共同住于一间病房,两个从头到尾不对盘的人在共同经历了手术、化疗、呕吐的病痛折磨后竟然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感,成为了朋友。在互相的陪伴下,好像日子变得没有没那么难挨了。当然,张牙舞爪的绝症不会让病人这么幸福。关于两个人病情加重以及预期死亡的时间的通知先后到来,富老头苍白着脸,两眼放空不知在想什么,穷老头默默拿着笔,悄悄写自己的遗嘱。他们同时放弃了继续就医。爱德华在偶然间发现卡特写的清单,便顺手写上了自己的遗愿,于是,皱巴巴的浅黄色信纸便成了两个人共同的遗愿清单。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顾妻子的反对,穷老头执意跟着富老头,潇洒走天涯。他们去跳伞,去开枪打猎,走过意大利、香港,两个老顽童爬到金字塔上,把赛车玩成碰碰车,也在碧水包围的泰姬陵下安静地讨论爱情、下葬的意义,深夜飞过极空,感受何为孤独,甚至来到喜马拉雅山。正值冬天,登山的愿望因为封山而未能实现,只能等到来年春天,而两个老头缺少的恰恰是时间。窗外的雪将一切都裹在了白茫茫里,两个老头在屋子里看着诵经的藏民妇女,有种奇异的融合感。
清单上一条条的遗愿都逐一被实现,只剩最后两条愿望,“帮助陌生人“、”亲吻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卡特想要帮助爱德华修复父女情感,却因方式不恰当惹怒了爱德华。同行三个月,就此终止,卡特想要回到亲人身边,于是,那夜穷老头回到了温暖的家里,亲人欢聚,而富老头则独自一人在冷清的厨房里吃着速食披萨。
与此同时,死亡的脚步又再次逼近。两人匆匆再见时,穷老头因为病灶入脑而去世。 “求你再为我做最后一件事,请你去寻找生命中的快乐”,穷老头在离世时留下了最后一个遗愿。富老头突然发现自己还是很想去见见断绝关系已久的女儿,一向话多的他看见女儿身边的小姑娘,笑着红了眼眶,他亲吻了世上最美丽的女孩。颤抖着手将剩下的愿望用力划去。
如果你以为故事到这就结束了,不,哪有那么简单。临终前,富老头偷偷地又加了一个愿望。在自己去世后,把骨灰带到离天空最近的山上,与穷老头的骨灰连着清单放在一起,放在离上帝最近的地方。电影的最后,曾与他们一路相伴的秘书认真的划去最后一个愿望。那天仍然是万里无云,“对于人生定义至今我也不敢下结论,但我知道,爱德华去世的时候阖上了双眼,敞开了心灵”,最后的最后,两个老头都眠于雪山上,他们知道一定会兴奋地吹口哨,因为葬在这是违法的。
电影推荐说,这是两个老人人生最后的美好时光,名副其实,说是一路玩到挂都一点不夸张。在我眼中,这样的两个老头真的有点酷,抛开生死可以谈天说地,偶尔调皮也会在长城上骑摩托车跑,用最后的力气几乎做完了自己一辈子想做的事,让最最严肃的主题——死亡,也变得温情而又浪漫。
生而必死,这是必然,也是宿命,关于生死的话题也如同宇宙奥妙般,无穷尽的神秘,大多数人们总是用伤痛的眼光来接触死亡,而这部电影最大的成功之处便是在于跳出了悲痛,肆意的大笑,欢脱地走过死亡,不妨说的更深刻点,认同与接受了死亡。
爱德华说,他有幽闭症,所以不喜欢土葬,害怕被烧疼,也不喜欢火葬。真是一个又唠叨又麻烦的老头子,死了之后哪还有知觉,我在嫌弃他的同时却又感觉到心被轻轻的触了下,对于埋葬的认真劲,带着莫名的可爱,对于生命与死亡的尊重如同信仰一般,深入骨髓。“能活着的时候,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埋葬方式,确实很有必要,因为死亡是一场冬眠,要睡很久很久。”
我听说,人生得意呀需尽欢,怎能留着金樽空对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