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节目 > Mu-town音乐神话 > 正文
2017年03月21日Mu-town音乐神话
发布时间:2017-03-20 23:19:00   来源:   点击:

【心情茶餐厅】
撰稿:任晓天
播音:任晓天

上星期,听说要排练《送别》的合唱,我便戴上耳机,熟悉曲子。当熟悉的旋律在耳边响起时,仿佛过去的事情一幕幕在眼前出现,而后,又像一幅幅相片挥舞着向我告别一样掠走,内心的便夹杂在音符里流了出来。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小的时候总觉得人的一辈子很长,所有的事情也都不会变化。想着会一直和小学的同学骑车子瞎逛,一起搬石头爬墙头,一起在别人的鱼塘抓蝌蚪;想着一直会在暑假的时候去姥姥家喂兔子,喂猫猫狗狗,去树林里冒险;想着一直能无忧无虑地让爷爷送我上学,接我放学,买好多好吃的;想着一直和初中的哥们在放学路上讨论老师的逸闻趣事,你一句我一句的接歌……但是,想着想着,转眼一看却发现,我早已送别了一个又一个的3年,送别了一个又一个的同学,一个又一个好朋友。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时间是匆匆,人生是匆匆的,许多人在人生中路过,也就不会回来了。
今年过年的时候,年三十晚上,意外地接到了舍友的拜年电话,内心一股暖流涌出。活生生的话语,比那冷冰冰的文字暖心的多。接完电话之后,我不知道抽了什么风,打开电话本,从A到Z,给电话能打通的同学,都挨个打了拜年电话。小学的好朋友,中学的好朋友,一个个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但却没有当年的熟悉的心情了。
或许现在比生命还重要的人,在十年之后,三十年之后,五十年之后,也会忘得连模样都不记得;或许当下解不开的心结,多年之后,只会剩下一个模糊的印象,连缘由都无所追溯。
或许人生,也只是迎来一个个陌生人,而后又送别一个个故人的过程吧。

聚虽好,别虽悲,世事堪玩味。
来日后会相予期,去去莫迟疑。

古意的词,加上动人优美的曲调。相信有不少人以为这是一首不折不扣的中国歌曲,其实不然。
送别的曲调取自19世纪美国音乐家J.P. 奥德威的作品《梦见家和母亲》(Dreaming of Home and Mother)。当时这首歌流传到日本后,日本音乐家犬童球溪以原歌的曲调,填上日文的新词,作成《旅愁》这首日文歌。1904年《旅愁》发表后,在日本被广泛流传。1905年至1910年,李叔同留学日本,故接触到了《旅愁》,他被这首歌曲的优美旋律所打动,产生了创作灵感,后于1915年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任教时便以J.P. 奥德威的曲调配上中文歌词,作成了在中国传颂至今的《送别》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