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节目 > Mu-town音乐神话 > 正文
2017年03月09日Mu-town音乐神话
发布时间:2017-03-09 21:37:52   来源:   点击:

【有你在身旁】
撰稿:邵琦
播音:邵琦
 
        大家好,我是邵琦。欢迎收听今天的mu-town有你在身旁。在今天的节目中我将和大家讲讲香港女歌手杨千嬅与香港乐坛两位最知名的词作者,两个伟文在音乐之路上碰撞出的故事与火花
 
《烈女》
        今天的第一首歌,烈女,收录于杨千嬅2005年发布的专辑《single》中。这首歌的编曲中大量用到了常出现在80年代流行歌曲中的管弦乐元素。慷慨激昂中带有独特的复古韵味。有人说,每当听到这首歌的前奏时,都仿佛听到了战斗的号角一般,拥有了为爱情冲锋陷阵的勇气。而这首歌的歌词也与这种曲风配合地十分默契。歌词的前四句,也是全篇我最喜欢的四句,将一个洒脱而倔强的少女在爱情中的奋勇抒发得淋漓尽致。这首歌词出自香港乐坛在内地最著名的词作者林夕之手。关于这首歌词的含义,坊间一向是众说纷纭。有的说这首歌是为了林夕写来回应杨千嬅的前男友郑中基同年发布的一首同样著名的《无赖》,也有的说,这首歌就像林夕许多其他的作品一样,抒发着对林夕心中爱人的情感,还有人说,这首歌词事实上是隐喻了杨千嬅在面对公司的包装时不愿妥协坚持自我风格的宣言。但我觉得,歌词的含义可能有很多,但是感动我们的可能只是某一个忽然触动心弦的句子。就像歌中唱的,烈女不怕死,但凭傲气。林夕把他最浓烈的刚烈果断不妥协,全部倾注给了他所偏爱的杨千嬅。
 
《小城大事》     
        今天的第二首歌,同样是杨千嬅的一首代表作,《小城大事》。歌词依然出自林夕之手。尽管曾经为无数当红的歌手提供过词作,也有很多成了脍炙人口的名曲,但是林夕从来没有对哪个歌手像对杨千嬅一样,毫不吝惜自己的喜爱。他曾经说,“我当千嬅是我身上的一块肉”。他把自己最真、最好的东西,毫不保留地写给了杨千嬅。从刚出道时的《少女的祈祷》,到希望千嬅能嫁得良人的《姊妹》,再到为已为人母的千嬅写下的温馨的《亲》,他一直注视着杨千嬅的成长。林夕写自己经历的《假如我能说下去》以及那首东京之行中所写的《再见二丁目》,是林夕词作中为数不多将自己的脆弱悉数展现出来的作品,而他这份真挚的热情在写给杨千嬅的作品中却多有体现。也许,正是因为杨千嬅身上一直存在的少女式的奋勇、热烈,让林夕看到了一个自己渴盼的影子,因而才把自己的心酸、决绝与热烈都交给杨千嬅,让她来演绎那个自己想成为却无法成为的自己。
 
《可惜我是水瓶座》
        人们都说,香港乐坛的两个伟文撑起了港乐的半壁江山。除了刚刚提到的梁伟文林夕,这第二个伟文就是黄伟文了。相比林夕的细腻柔婉,黄伟文的歌词更加直白,却总是能辛辣痛快地直击要害。这首《可惜我是水瓶座》便是黄伟文写给杨千嬅的一首作品。歌中传唱度最高的一句,想必就是“拿来长岛冰茶换我半晚安睡”。即使需要用烈酒来治疗心伤,也能绝情地赶自己出去。这是典型的黄伟文式决绝。
        杨千嬅无疑是一个幸运的歌手,她得到了港乐两大词人的宠爱。杨千嬅与黄伟文曾经是最亲密的挚友,也得到了黄伟文巅峰时期很多词作,这首《可惜我是水瓶座》便是其中之一。然而世事无常,昔日的好友因为种种原因形同陌路,黄伟文还写了《最佳损友》来祭奠这段逝去的友情。直到八年之后,两位好友才冰释前嫌,打开心结,在黄伟文的作品演唱会上上演了“世纪一抱”。对两位来说,这也许就是最好的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