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节目 > 金声玉振 > 正文
2017年04月12日金声玉振
发布时间:2017-04-12 21:57:44   来源:   点击:
风流品鉴
编稿:罗彩月
播音:罗彩月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风流品鉴,我是主播彩月,今天我们就来聊聊春日闲情吧。
  几天前看到一首诗《早春的雨》:那个下午/青色的山/落着细碎的雨/门口的玉兰就要开了/你站在我的身边/轻声诉说/每个人的梦里/总有几个难过的词/我们都是寂静的事物/受困于另一种寂静/说什么无常呢/让我轻轻地飘落。
  在一场春雨里,因为没有想好会遇见谁,于是,万分激动。人哎! 于是,想起有人这样说:“红尘本来空空了了,何必再去牵牵扯扯,不如将身心一起归于清凉”。我其实也爱市井的繁杂与喧嚣,对尘世的善,是因为想深情地活着。
  寂静的欢喜,说的是一个人坐在窗前,吹着小风,浮生若梦,灯火微微,一往而深的样子,像是真正理解了幸福。有时候,眼泪等于慈悲。而慈悲是一个人难过的开始。你看,玉兰花都开了。从容的叙述并不能带来慰藉。几乎每一次静静地抒情,我都会说,无所谓了。无所谓,是一个多么醉意的词。春色寂寥,这样的时光,要装作很温柔的样子!
  最近走得有些疾驰,甚至慌乱。灵魂一旦张扬,肉体就要遭罪。徒然草开篇:无聊之日,枯坐砚前,心中不由杂想纷呈,乃随手写来……每次读之,都会为这随性而赞许。一个人胡想乱写,一个人把什么都忘了。寂静的风,于一页纸上,默默地看着几个词语,在走向诗意的途中,变得特别单纯。
  一个人坐在深夜里,面对空空的四壁。与孤独相处的时候,心是坦然的。一心向佛,并不是要祈愿,只是对一些旧事不曾忘怀,深切的爱最难以放下。
  春天是一个不安静的季节。万物生长。这时去山里看些枯木和荒草,要比那些争艳的花朵有趣的多了。知性的事物,慢慢放下悲凉。这里现在,才有些新绿。有人赞美过这种迟缓的恩惠,也曾不止一次的痛恨过自己,不能心怀虔诚,与生活慢慢和解。
  在这与生活慢慢和解的日子里,总归要有些闲情的。谈到闲情,先问一个问题:何为奢侈?或谓之曰“钟鼓馔玉”,亦或谓之曰“宝马雕车”。其实不然,此番奢侈,皆为下品。不过迷恋于物外者,真正的奢侈,乃闲适者。闲适是一种心境。心静,则万物可得。
  忙里偷闲,是人生大智慧。唐朝诗人李涉《题鹤林寺僧舎》中有言“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清闲无事,坐卧随心,听松涛阵阵,赏檐雨连绵。“闲之一事,讨了无万便宜。”此番便宜,乃是心境使然。闲雅会暮雨,幽情知冷风。
  宋代慧开禅师的《颂古四十八首》之十九,短短四句偈语,道破禅机。其诗曰:“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如果一个人的心头,不为碌碌尘事所累,以一片清朗明撤的心境,品味寰宇四时更迭,遍观天地春秋代序,终致物我两忘,则可谓超凡入胜,得闲适之臻境。
  心境之修养,则在于自身。或读书,或思考,或茶席共叙,或邀友同游。皆能让人心临平湖,涵养万千。正如明朝陆绍珩《醉古堂剑扫》中所言:“人莫乐于闲,非无所事事之谓也。闲则能读书,闲则能游名胜,闲则能交益友,闲则能饮酒,闲则能著书,天下之乐,熟大于是。”也许有人会问,在唯有功、名利,浮躁不安的环境中,互联网信息时代变化之快,人们“忙”的已经无法顾及自己的心灵了。其实,真正的闲适,并不至于表面。张潮在《幽梦影》里早给出了答案:富贵之劳悴,不若安闲之贫贱。
  “读书,最乐之事,而懒人常以为苦;清闲,最乐之事,而有人病其寂寞。就乐去苦,避寂寞而享安闲,莫若与高士盘桓,文人讲论。”虽身处闹市,休闲养心之事亦可为之。静室内一柱沉檀,一盏清茗,一段古曲,一册好书;啜一口清茗,读得册书几页,听南曲妙音,惬意至心。当心明性澄之时,如旧时于陋室内捧读,无需清盏香茗,无需檀香妙音引领入境,自是心生莲香,清宁详和。若至无人幽谷,兰香馥郁而起,萦绕尘土,靡之苍穹。倦时,则“高卧闲窗,绿阴清昼,天地何其辽阔也。”
  让心沉静,予人予己以闲适。至夜时,让自己与心灵对话,心静如临烟渚。人泊孤舟,夜永清寒,唯剩江上明月。
  今天的风流品鉴酒到这里,我们下期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