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节目 > 金声玉振 > 正文
2017年04月07日金声玉振
发布时间:2017-04-07 10:24:00   来源:   点击:
【古韵流芳】
撰稿:孟凡童
播音:孟凡童

   
   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古韵流芳,我是主播鸢尾。清明假期刚过,春气渐暖,正是出外踏青赏花的好时候,不知大家有没有像主播一样,趁着难得的假期外出游玩呢?踏青这种节令性的民俗活动,在中国已经有悠久的历史,其源泉是远古农耕祭祀的迎春习俗。“婵娟躞蹀春风里,挥手摇鞭杨柳堤”,在熏人欲醉的和风中,携三两好友到郊外春游,置身自然的清芬之中,实在是想想就让人心生向往的乐事。
   《尚书·大传》曰:“春,出也,万物之出也。”在西周,万物萌动之时,迎春郊游于野外作为一项农耕祭祀的迎春习俗,就已成为礼制。据《礼记·月令》记载:“立春之日,天子亲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以至,以迎春东郊。”先秦时,齐国有“放春三月观于野”的说法;鲁国、楚国等地也有春日出游的习俗,对后世影响深远。踏青的起源,也与上巳节的出现有关。上巳节,因其日期在三月的第一个巳日而得名,其源头可追溯到远古。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形成了比较固定的上巳节,春游踏青也成为民俗活动。《论语·先进》中记载:“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舞雩是在暮春时举行的一种祭礼,含有龙崇拜及祈雨等多种内涵。北宋文豪苏轼曾在诗中写道:“莫作天涯万里意,溪边自有舞雩风”,所指的就是在溪边祈雨舞蹈的土著民俗。在《论语》中,不仅记载了祭祀性的“舞雩”,还描写了当时的春游踏青活动。魏晋之后,上巳节改定在三月初三日,节日的古俗逐渐被曲水流觞、踏青等活动取代,而成为游春娱乐的盛会。《西京杂记》卷三记载:“正月上辰出池边盥濯。食蓬饵,以祓妖邪。三月上巳张乐于流水。”
   “曲水流觞”是在水溪旁结聚宴饮,也称“流杯曲水”。人称“书圣”的王羲之曾于永和九年三月三日与谢安、孙绰等人在会稽山阴的兰亭相聚,赋诗,流觞宴饮,写下流传千古的名作《兰亭集序》:“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虽然这次聚会乃“修禊事也”,但宗教的色彩已然淡薄,文章实际描写的还是春日郊游盛会。南宋吴自牧《梦粱录》卷二说:“三月三日上巳之辰,曲水流觞故事,起于晋时。唐朝赐宴曲江,倾都禊饮踏青,亦是此意。”可见春日踏青这种习俗活动在民间已经相当普遍。经过多年的发展,融汇了寒食与上巳两个古老节日精华的清明节,终于在宋元时期形成了一个以祭祖扫墓为中心、辅以春游踏青的传统节日。在清明踏青时节,除了登山临水,游览春光之外,人们还同时开展各式各样的体育娱乐活动,诸如放风筝、荡秋千、蹴鞠、牵钩等,内容更为丰富。宋代画家张择端的风俗画《清明上河图》就极其生动地描绘出以汴河为中心的清明时节的热闹情景。
   每次细读“踏青”一词,都不免叹服于古人的作词智慧,也会猜想,在最初的最初,究竟是由一张惊才绝艳的口随意吟成,还是如我般常人反复思量雕琢之后的作品。“踏青”之“踏”,并非盲目的踩踏,更不是蛮横的践踏。因为“青”这个字眼,在春天的意象里是那样美好,带着一种近乎怦然心动的惊喜和稚嫩。那是初春最柔嫩的新草,是东风漫拂原野催开的第一抹年轻鲜亮的色彩,是“春风又绿江南岸”般透着希望与生命力的象征。所以前缀不用别的,偏偏用的这个“踏”字,便格外地显得巧妙而富有意趣。“踏”本身是一个非常具体、有画面感的动作,它不同于“踩”,若要“踩”,则须得弯腰勾颈,含胸顿足,身形佝偻,悠然闲适之气尽失;而也不同于“行”,“行”虽有风雅仪态,终归带了三分飘忽,有“行色匆匆”之感,强调行动而失了细细游赏的雅趣。唯有“踏”之一字,可静可动,韵律平仄和谐,意象从容笔挺,语意中仿佛有清爽的脚步声回响,具形而兼有闻声之美,又有昂首直立,旷达慨然之意。既能驻足观照一树盛开的桃花,又能漫步平芜,览望春风十里。“踏青”不仅描绘了中华民族春季最热闹的民俗活动之一,更蕴含着中国古人追求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人文关怀。
   不免想起宋祁的那阕脍炙人口的古词《木兰花》:“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早春踏青,地在东城,以东城先得春光。风和日丽,水波不兴。春日载阳,天气渐暖。远处杨柳如烟,一片嫩绿,虽是清晨,寒气却很轻微。“红杏”句专写杏花,以杏花的盛开衬托春意之浓。词人以拟人手法,着一“闹”字,将烂漫的大好春光描绘得活灵活现。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人生当如四季,春天就是一生里最美的日子,比如意气风发的韶华岁月,比如有灵犀之人相伴的踏青旅行。然而春光易逝,正如美好的时光总是匆匆的。横纵伏流的争斗和物欲岂有穷尽之时,只是春光正好,知己在侧,叫人如何忍心辜负。最后漫天的夕照里,也不过是愿意为了你斟一杯酒,遥敬远山的日轮,愿它暂缓离别的脚步,多留一分余晖在这遍野的繁花里,留待春光渐逝之后,共心底的回忆酿一壶酒,只酬风月,不问浮生。
   今天的古韵流芳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