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节目 > 金声玉振 > 正文
2017年03月18日金声玉振
发布时间:2017-03-20 10:48:13   来源:   点击:
【国学那点事】
——且赠你,桃花十里
撰稿:孟凡童
播音:孟凡童
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国学那点事,我是主播鸢尾。前些日子,一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可谓是红遍大江南北。剧中缤纷梦幻,漫天飞舞的桃花,仿佛载满了美好与温暖的爱意,无论是甜蜜还是苦涩的时光,都是一道渲染得恰到好处的风景。一缕桃花的芬芳流淌了千年,今天,咱们就来一起说一说,关于桃花的二三事。
中国是桃树的故乡,至今已有三千多年的栽培历史。早在远古时期,黄河流域广大地区就已经遍植桃树。桃有花树与果树之分,在《礼记》中,就有把桃与李、梅、杏、枣一同,列为祭祀神仙的五果,且位居五果之首的记载。桃花有单瓣花和重瓣花,花色以粉为主,也有白、紫、绯、红等颜色。成片开放时仿佛云霞弥漫,姹紫嫣红,美不胜收。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桃是一个多义的象征体系。桃花象征着春天、爱情、美丽的容颜与理想世界,比如崔护的《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昔年彼时,京郊春风十里,桃花纷飞,花影里站着言笑晏晏的姑娘,绯红的脸颊与娇艳的桃花相映生辉。诗人执一支饱蘸情怀的笔,描绘下记忆中那比桃花还要妩媚的容颜。还是春光烂漫、百花吐艳的季节,还是花木扶疏、桃树掩映的门户,然而,使这一切都增光添彩的“人面”却不知何处而去,只剩下门前一树桃花仍旧在春风中凝情含笑,摇曳生姿。寥寥数言,勾勒出一个透着浪漫与惆怅的故事。生活往往就是这样,有太多美好的东西在不经意时来到我们身边,当我们体觉到它的美,想要伸手挽留的时候,就又匆匆离去,仿佛上天蜻蜓点水般落在脸颊的一个亲吻,带来短暂的温暖,与长久的怀念,比如一支只听见过一次的动听的歌曲,一段如同烈火燎原却又无疾而终的爱恋。我们难免会哀叹于美的离去,但想来这也是美之所以刻骨而动人至此的缘由。最后我们所能做的,也不过是珍藏着那段美好的回忆,任它被岁月冲洗得熠熠闪光,并且庆幸并且感激这样的安排。
富有诗意情怀的古人,对桃花仿佛有种天然的青睐,乃至一年中的每个时节都能找到桃花的印记。民间俗语有言:“三月里来桃花开。”从正月至三月为阳春,且为桃花开放的季节,故名为桃花春。恰逢清明时节,草木生发,天清气朗,正是出外踏春赏花的好时候。四至六月,桃树结果,这段时期名为桃花扇。不过,这里的“桃花扇”可不同于孔尚任笔下“溅血点作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的凄美哀愁。之所以这样命名,是因为四、五、六月为夏季,是人们乘凉纳暑的季节,扇子成为文人雅士的必备之物。扇子轻便易携带,既可题字,又能作画,无论男子的折扇还是女子的团扇,都显得文雅而洒脱,渐渐便有了“桃花扇”的说法。七至九月是金秋之时,为金当令,故而名为桃花刀。十至十二月为冬季,是伏藏之际,乃古人深居养生的时节,不免饮酒作乐,因此称为桃花酒。桃花,寄予了中国古人千年对于美的渴望与不懈的追求。
除了审美价值以外,桃花更以其深厚悠久的象征意义,成为华夏民族独有的文化符号之一。中国的桃文化中,始终蕴涵着关照生命的意识。在动乱纷起的东晋,憎恨现实却又无力改变现状的陶渊明,只能借助创作来抒写情怀。他笔下塑造出的“桃花源”,与世隔绝,“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那通往世外桃源的桃花林,沿河漫开百里,“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所写色彩绚丽,景致优美,仿佛有阵阵清香自笔端溢出,造语工丽而似浑然天成,无半分斧凿痕迹。世外桃源,指引的是一个与污浊黑暗社会相对立的美好境界,寄托着陶潜的政治理想与美好情趣。只能说陶渊明实在是位伟大的文人。他通过《桃花源记》所提供的理想模式并不是虚无缥缈的神仙世界,生活在他笔下桃花源中的,都是普普通通的凡人,一群因为先祖避乱而躬耕于此的人。古代的许多仙话,描绘的是长生和财宝,桃花源里既没有长生也没有财宝,只有一片农耕的景象。陶渊明归隐之初,想到的还只是个人的进退清浊。而在写《桃花源记》时,他的追求已经不限于个人,而想到整个社会的出路和广大人民的幸福。后人评价他,“文生于情,情生于境”。始终灿烂地开放在文人笔墨间的桃花,也由此沾染了文化的香火,烙印在中华民族的信仰之中,代代传承。
在民俗生活中,桃的“子繁而易植”因孕育生命而有了生育的象征。桃的枝木用于驱邪求吉,在民间巫术信仰中源自于万物有灵观念;桃果融入了中国的仙话,隐含着长寿、健康、生育的寓意。桃树的花叶、枝木、子果都烛照着民俗文化的光芒,其中表现的生命意识,致密地渗透在中国桃文化的纹理之中。
今天的国学那点事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