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节目 > 金声玉振 > 正文
2017年03月15日金声玉振
发布时间:2017-03-15 20:40:53   来源:   点击:
风流品鉴
编稿:罗彩月
播音:罗彩月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风流品鉴,我是主播彩月,今天我将为大家带来一些文学名家的生活随感。
可曾读过周国平的《智慧引领幸福》?这本书中的大智慧,足以让我们受用一生。就拿《珍爱生命》中的一段来说吧:“‘生命’是一个美丽的词,但它的美被琐碎的日常生活掩盖住了。我们活着,可我们并不是时时对生命有所体验的。相反,这样的时候很少。大多数时候,我们倒像是无生命的机械一样活着。”
“人们追求幸福,其实,还有什么时刻比那些对生命的体验最强烈最鲜明的时刻更幸福呢?”“生命平静地流逝,没有声响,没有浪花,甚至连波纹也看不见,无声无息。我多么厌恶这平坦的河床,它吸收了任何感觉。突然,遇到了阻碍,礁岩崛起,狂风大作,抛起万丈浪。我活着吗?是的,这时候我才觉得我活着。”“生命害怕单调甚于害怕死亡,仅此就足以保证它不可战胜了。它为了逃避单调必须丰富自己,不在乎结局是否徒劳。”
“生命是我们最珍爱的东西,它是我们所拥有的一切的前提,失去了它,我们就失去了一切。生命又是我们最忽略的东西,我们对于自己拥有它实在太习以为常了,而一切习惯了的东西都容易被我们忘记。因此,人们在道理上都知道生命的宝贵,实际上却常常做一些伤害生命的事情,抽烟、酗酒、不讲卫生、超负荷工作等等。因此,人们为虚名浮利而忙碌,却舍不得花时间来让生命本身感到愉快,来做一些实现生命本身价值的事情。往往是当我们的生命真正受到威胁的时候,我们才幡然醒悟,生命的不可替代的价值才突现在我们眼前。但是,有时候醒悟已经为时太晚,损失已经不可挽回。”
这“生命的体验”,让我想起王开岭的“荒野”:“荒野对人不仅是一种视觉冲击,重要的在于精神濡染:在神态安详的原始风物前,生命的原初感、清新感、婴儿感--骤然苏醒,尘嚣被远远抛开,个体的宁静、精神的独立、灵魂的纯洁与诚实—重新回归人体。无论沐浴脑力,还是体味情愫,荒野都是最高能量的生命磁场。”
王开岭的一个朋友,曾千里迢迢孑然奔向神农架。他说在城里快要憋死了,此行只一个愿望:大喊一场!尽情地、肆无忌惮地大喊一场。朋友逼视着他:“在大街上,在办公室,哪怕在家里,一个人是被剥夺了这自由的……你能吗?你敢吗?”他去了,他喊了。几周后,当他豪迈而归时,气色果然好多了。王开岭想起了一句诗:归来时,你已是陌生人。后来他时常被这件事惊醒,想起了黑格尔、想起了托尔斯泰当年的逃……他心里赞叹朋友的优秀,并非他比别人智慧,而在于他敢,敢于厌恶自己,敢于对活着的死亡说不,敢于用树叶给灵魂洗澡,给生命换一件衣服。
生计,像一场紧盯着地面的觅食,盯久了,人的目光会变得短浅、黏稠。我们必须得仰望点什么。必须时常提醒自己,让疲倦的视线从物面上移开,从狭窄而琐碎的槽沟里昂起,向上,向着高远,看一看那巍峨与矗立,看一看那自由与辽阔、澄明与纯净……
反观生活,我们每一天究竟是怎么过的呢?萨特有过一段意味深长却颇为艰难的话:“我们沉浸在其中……如果我说我们对它既是不能忍受的、同时又与它相处得不错,你会理解我的意思吗?”而今天,我们的敌人早已不是人,而是物。是资本时代铺天盖地所向披靡、花花绿绿婀娜妖冶—却又客客气气温情脉脉之商品。物之挤压使心灵感到窒息,感到焦渴。是,我们像水蛭一样吸附在精神反对的东西上,甚至没勇气与对方翻脸。失落的精神如同泻了一地的水银,敛起它谈何容易。心灵在呕吐,肉体却躲着窃喜。
这个让心灵屈从于感官的时代。一切就这样凝固了。生命就这样轻易被占领。物对人的诱惑之大,远超出了任何一个古代和近代。鸟从天空落到树上,从树梢跌至地面,鸟沦为了鸡。地面占领了鸡,不是鸡占领了地面。鸡体验的是胃,翅膀的梦已渐渐被胃酸给溶解掉了,虽然健硕丰满、羽毛油亮,虽然用爪刨食实惠多了,但鸡的悲剧在于:它再不能飞了,再也回不到天上。不会飞的生命已毫无诗意可言。
在今天的时代,让生命回归单纯,这不但是一种生活艺术,而且是一种精神修炼。愿人们都不要轻慢地亏待自己只有一次的生命。
今天的风流品鉴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