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节目 > 金声玉振 > 正文
2017年03月10日金声玉振
发布时间:2017-03-10 23:59:40   来源:   点击:
【风流品鉴】
撰稿:汪家萱
播音:汪家萱

       听众朋友们好,我是主播明溾。欢迎收听今天的风流品鉴。
       一定会有些什么人让你觉得,“好想好想好想同他一起玩”。
       就好比我最近就一厢情愿一往无前地看上了杨万里廷秀君。对对对,就是那位写“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还有“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宋朝诗人!当初学此君这两首诗,只觉到一点点可爱,可能因为它们太有名气了,又出现在令我生畏的课本上……反正尤其是写西湖盛景的那首,直到现在我也没能品出特别的味道来。说回最近,为了解闷和写稿,翻阅了大量诗词歌赋,在众多历史遗珠文化瑰宝中,杨万里先生凭借其一贯清奇的文笔诗风和偶尔腹黑的个人作风闪闪发光。
       他有一点点寂寞,寂寞喂养出绵密纯净顽皮的好奇——
       仰头月在天,照我影在地;我行影亦行,我止影亦止。不知我与影,为一定为二?月能写我影,自写却何似?偶然步溪旁,月却在溪里!上下两轮月,若个是真底?为复水是天?为复天是水?
月亮和影子李太白写过啦,既歌又舞且醉,即春行乐,把独酌的寂寞写到如彼这般洒脱豁达至声色犬马,大概天下独此一家别无分号。但“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的愿景大概只会在深夜梦野生效,杨公子的发问与之相比显得更平易、亲近,是个在大白天讨论也不显唐突、大有可为的好话题。昨天晚上我在路上走着,头顶有月,脚下有影;哎你说,形影为何不离?月投我影,我却怎么也找不见月亮的影子!步近溪旁;月竟然在溪里!天上水中,孰真孰假?这些在今人看来非常简单的问题,却是从前的难题,物理的层面解决了,可是富于哲学况味的部分,还如周庄梦蝶,依然值得我们思索探寻。

       篱下黄花最恨他,金钿香少泪痕多。仙人解补银河漏,天上无泥奈许何?
       现在的孩子们至少都在忙着往解答题下填“解”,公子却着手十解秋雨,此仅是其一。我没见过不犯愁的诗人,公子其实也有好多伤心失意的词笔,可哪怕是萧索如泪的秋雨这般悲愁寥落的意象,在他笔下犹可童真童趣,教人忍俊不禁。让我们想象一下,公子他独个儿蹲在屋檐下雨帘边,看着在凄风冷雨中苦苦挣扎不愿离枝的花儿们,一面感同身受似悲似愁般紧了紧领口,一面不忘幽默地叨叨:这造孽的雨啊,恐怕是漏补的银河,不过花儿你们也别埋怨仙人了,天庭物资匮乏,并没有土可以用来补漏哇!

       他闲着的时候,正业游山玩水逗孩子,副业写诗——
       荷边弄水一身香,竹里招风满扇凉。道是秋来还日短,秋来闲里日偏长。
       在夏天的末杪上,因为玩水沾染上的满身荷香,阴凉竹林间把在手里的扇子,都已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了。他想是不是秋天来了,可是就算秋天来了又怎样,我这么闲日头怎么着儿都嫌长,更不怕着凉。
       松阴一架半弓苔,偶欲看书又懒开。戏掬清泉洒蕉叶,儿童误认雨声来。
       初夏的阳光还温温和和的,尚未成为那位手执光刃杀伐果决的暴君。因而松树还得以庇荫脚边那块青苔。想看书是好事情,可是居然懒得翻开……不要想骗我们,分明就是不想学习,翻书的力气懒得有,往芭蕉叶子泼水的劲儿就有了?然后还欺骗了一群纯良儿童,听着他们嚷嚷“下雨了吗下雨了”,他肯定特别得意所以还为此写诗了。
       阅读杨万里的生平,发现很有些他自己写过的:“一山放过一山拦”的意味——升沉常无定,壮志终未酬;不似他的诗作般,玩世不恭间丝丝缕缕地漫溢出清喜和平宁。看到有些版本的介绍写他去世是“忧愤而死”,我却觉得不太靠谱,“解补银河漏”的忧愤而死?“闲看儿童捉柳花”的“忧愤而死”?“戏掬清泉洒蕉叶”的“忧愤而死”?最重要的,值年八十的“忧愤而死”?
       不是这样的吧?才不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