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节目 > 金声玉振 > 正文
2017年03月06日金声玉振
发布时间:2017-03-06 22:31:09   来源:   点击:
撰稿:朱世尧
播音:朱世尧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来到今天的风流品鉴,我是主播子爻。
    “日高丈五睡正浓, 军将打门惊周公。
    口云谏议送书信, 白绢斜封三道印。
    开缄宛见谏议面, 手阅月团三百片。
    闻道新年入山里, 蛰虫惊动春风起。
    天子须尝阳羡茶, 百草不敢先开花。
    仁风暗结珠蓓蕾, 先春抽出黄金芽。
    摘鲜焙芳旋封裹, 至精至好且不奢。
    至尊之余合王公, 何事便到山人家?
    柴门反关无俗客, 纱帽笼头自煎吃。
    碧云引风吹不断, 白花浮光凝碗面。
    一碗喉吻润, 两碗破孤闷。
    三碗搜枯肠, 唯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发轻汗, 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 六碗通仙灵。
    七碗吃不得也, 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蓬莱山,在何处? 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
    山上群仙司下土, 地位清高隔风雨。
    安得知百万亿苍生命, 堕在巅崖受辛苦!
    便为谏议问苍生, 到头还得苏息否?”
    这是唐代诗人卢仝的七言古诗《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中的第三部分,又称为《七碗茶歌》。它生动精妙地写出了饮新茶时的极致感受,让人矢口称妙。其中前半部分嵌入了“茶到”之况,后面便是洋洋洒洒,如入无人之境,尽展上通九天,下隧黄泉之笔锋。一盏茶浸润口喉、生津止渴,令人口齿留香;两盏茶入喉,孤独苦闷随之而破;三盏茶打通心窍,尽索诗文之雅意;四盏茶下,轻汗濡衣,一扫胸中块垒,生平不顺之事随汗而发,融于广阔天地之间;五盏六盏下肚,肌骨清灵,已得仙风道骨;第七盏茶几乎未及吃,便已“浩浩乎如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意已飞升仙界,一切思绪随风而高起,扬撒于九天。
茶对于他来说,已不再是解渴之工具,也不再是口腹之饮,甚至不再是情趣袅袅,而是一道直通仙境的门,几盏茶下肚,其意早已超凡离世,凌驾于凡俗之上,喝茶喝出了精神的大境界,也是品味到了其中真谛。
    关于茶,还有一篇有趣的诗,名为《一字至七字诗?茶》,也被形象称为宝塔诗,其中如是写道:“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独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
    此诗不仅写出了茶的情态,更写出了茶的意趣。香叶、嫩芽是茶之形态;诗客、僧家自是雅人,雅人正配香茗,“碾雕白玉”是指白玉雕成的茶碾,美玉坚且高洁,以之映衬香茗之高品;“罗织红纱”是指红纱织成的茶筛,红纱美艳动人却不失德行,白玉与红纱相对,白玉为君子,红纱为美人,有君子佳人相伴,是以香茗愈加浓郁,愈加醉人。“铫”的本义是指一种便携的小金属锅,后来引申为一种带柄有嘴、煮开水熬东西用的器具,在这里即是煎茶的器具,“铫煎黄蕊色”是即是煎茶之形象描写,“碗转曲尘花”是写杯中的茶叶旋转飞舞,上下起伏之袅娜形态。“夜后邀陪明月,晨前独对朝霞”画出喝茶的恬淡背景,令人神往。末句更是把茶的境界淋漓尽致地勾勒出来。最喜欢那一个“醉”字,品茶不似饮酒,没有豪气冲天,没有慷慨激昂,没有壮怀激烈,有的是平静自若的心境,有的是俯首沉思的冷静,有的是飘飘欲飞的仙气,但一个“醉”字恰反转笔锋,品茗身不醉,但心神自可沉醉,谁能说仙质飘飞不是一种“醉”呢!
    詹同曾写下“卧云歌德,对雨著‘茶经’”的句子,正如斯,茶之集大成者就是“茶圣”陆羽,他著下《茶经》三卷共十章七千余字,分别为:卷一,一之源,二之具,三之造;卷二,四之器;卷三,五之煮,六之饮,七之事,八之出,九之略,十之图。“一之源”描写了茶的产地、土壤、气候以及其性能、功效;“二之具”写制作与加工茶叶的工具;“三之造”讲茶叶的制作工艺;“四之器”写煮茶饮茶器皿;“五之煮”讲煮茶;“六之饮”详写品茶的讲究;“七之事”讲中国饮茶历史;“八之出”品评当时的产茶胜地;“九之略”写茶具之详略,哪些情况可以略作简化,哪些情景却不可有一丝怠慢;“十之图”把以上九章内容绘成图谱,具象化地详解了“茶”之兴味。
    除此之外,“茶联”也是茶文化中的璀璨明珠,最爱一句“半榻梦刚回,活火初煎新涧水;一帘春欲暮,茶烟细杨落花风”,夜半梦回,与一轮皎月相望,难以复眠,倒不如一人踏上青石板路,用古拙的桶捧起清冽的溪,归来鼓风生火,煎上一壶香茶,岂不美哉!春日将尽,一帘夜幕悄然拉下,茶烟氤氲,纤瘦的杨柳随风曼舞,清风微拂,落英缤纷,渐行渐远,言有尽而意无穷。
    郑燮也是出了名的爱茶,他曾勾勒妙联“楚尾吴头,一片青山入座;淮南江北,半潭秋水烹茶”,相对一片青山而从容入座,汲取半潭秋水以尽兴烹茶,其中之美,已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了。此外“墨兰数枝宣德纸,苦茗一杯成化窑”、“山光扑面因潮雨,江水回头为晚潮”等也以其各自意趣,而被人反复赏玩,流传至今。
    “松涛烹雪醒诗梦;竹院浮烟荡俗尘”。茶之意趣,一言难尽,一腔难容,中国人的骨子里是有诗性的,而这种诗性,烈时为烧酒,静时即清茶。
    好了,今天的风流品鉴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