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节目 > 运动派 > 正文
2016年12月27日运动派
发布时间:2016-12-27 23:44:00   来源:   点击:

【电竞时空】
编稿:盖瑞丰
主播:盖瑞丰

    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电竞时空,我是主播瑞丰。十年前,就有人在期待:除了宙斯卫庙的火盆里,奥林匹亚圣火也能跳动在电子游戏的编码里。同为需要天赋、努力而变得更强的项目,电竞和奥林匹克的精神内核契合的无可挑剔。但是商业化运作的差异,和体育运动那经久不衰的魅力又让电竞难以在这一点上有所建树。今天主播就和大家一起来聊一聊奥林匹克与电子竞技。

    传统体育开发的思路就是“大型联赛和杯赛”“大量赞助商和商业合作”“媒体宣传包装”“民众广泛认可和接受”。最后一点可能是电子竞技相对传统体育最欠缺的一点,也恰恰是最重要的一点,群众基础这东西一直难以名状,但毫无疑问随着审美旨趣接近的80、90年代生人逐渐走上社会并成为支柱,前景终归是乐观的。
早在2003年电子竞技就已经成为国家第99个正式开展的体育项目,然而却一直没能登上主流电视,曾经最大的障碍是转播权的界限。央视在国际性大型赛事的版权洽谈上具有着唯一性,也就是说无论是国际足联还是奥组委,都无权绕过央视将版权售卖给中国的其他机构。
    喜欢三大球的观众想想十年前的光景和如今自己打开电视网页第一时间查看的内容应该已经明晰了其中的变迁。所有媒体,包括央视自己也在变迁,央视自己也越来越多地制作“另类探班”“选手故事”等落在人和背后故事身上的内容,因为相比千篇一律的赛事内容这些更有挖掘的附加价值,而对于“表情包热行”后对小姑娘的二次采访更凸显了其想下探的诉求。

    王校长作为拥有最多标签的网红兼投资人,电竞一直是其心头好。但这两年来,人们可能只记住了他又险些吃翔、熊猫TV又挖了谁的墙角。但他毕竟把场馆从破旧的精武搬到了寸土寸金的虹桥天地演绎中心,又和英雄互娱野心勃勃地混了个移动电竞联盟主席,还带来了曾经CCTV-5的老人段暄和他的《天下足球》。
    从《天下足球》到《天下英雄》,也许这个穿裤衩解说的男人离开央视有什么隐情,但至少在赛事上,足球和电子竞技之间也没有那么厚的障壁。美式橄榄球不是奥运项目,但并不妨碍超级碗成为美国春晚;足球作为奥运项目是第一球,水平最高的赛事却是世界杯和欧冠。奥运会作为体育赛事,可能还和三大球不同,它是一个综合性的八宝粥,一个东西热爱的人再多,不热爱的人总会更多,因为人类有六十亿。一个平日里可能一年也难得打开一次CCTV-5的主妇,很大概率会在四年一轮的夏天关心中国究竟拿了多少金牌,尽管她压根就不知道跳水比赛的评分标准是什么,但她一定知道跳水是中国的强项,穿着红金刺绣出场的多半会很精彩。奥运会毕竟是奥运会,这三个字不是一个代号而是一个符号。
  
    不论是LOL,DOTA,CS:GO,COD,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超级杯”。Dota年年的TI开在西雅图,还动不动用点儿三大球都没用过的VR/AR技术;LOL更是鸠占鹊巢把S赛全洲巡回,开在了斯塔普斯、麦迪逊公园这样具有传奇色彩的地方。今年英雄联盟2016All-Star全明星赛选在了西班牙巴塞罗那,这次全明星赛的宣传图,就是对着奎尔公园取景。
    16今年2月19日,里约奥运会前半年,国际电子竞技联盟(IeSF,International e-Sports Federation)向国际奥委会提出申请奥运项目所需信息的要求,IeSF声称将会在8月前提交国际奥委会需要的所有材料和文件,然后奥委会会在今年12月进行评选。然而IeSF秘书长林哲雄持保守态度认为成功率也不会超过50%,甚至更低。
    其兴也勃,其亡也忽。望着这水中月镜中花,老一辈的人往往做到后来才不得不承认:“电子竞技本来是厂商的一个市场活动,我们以前所有做的东西都是一种误会。”游戏的载体天然有生命周期的问题。即便真成了东京奥运会的项目,开发商和代理商也难以保证这个游戏能够在4年后年还有如今的关注度和群众基础。一个项目没有竞争力,或者更直白地说没有冠军,是会直接影响关注度的,对于本来周期就短且极大受制于市场和资本动向的“游戏”载体这一点更甚。

    也许总理那句:“对于新兴事物,我们要看一看,不能一开始就把他管死了。”帮了电竞的大忙,可以看到的是,不用考虑面包和土豆,现在的电竞人,生活过的还是蛮好。
    电竞行业的腾飞,说到底是从游戏——产业——游戏的一个回文闭路。抛开追求最高的奥林匹克不谈,电子竞技在近几年已经从地下室到了别墅、火车票到了飞机票。现在的目光也更多的投向两款电竞巨头的斗争:DOTA2和LOL。再加上后面搅局者OW和CS:GO,游戏格局有点像产业格局般你争我斗了。是MOBA还是FPS,或者是RTS的回归,这一切终将要有阶段性的答案。
    以上就是今天电竞时空的全部内容,欢迎继续关注山大广播的其他节目,我们下期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