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精品节目 > 正文
【我们山大人】第二期——游国恩
发布时间:2016-10-23 23:12:45   来源:   点击:
【我们山大人】第二期——游国恩
撰稿:张艺苧
播音:张艺苧
  听众朋友们你们好,我是艺苧。这里是山东大学广播电台播出的“我们山大人” 专题系列节目。借助校庆余热,讲述校友事迹。体会他们身上的 “学无止境,气有浩然”,也把他们的精神融入我们的灵魂中。
  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国学大师游国恩先生。1930年后,历任青岛大学、华中大学、西南联合大学、北京大学教授。游国恩先生治学范围极广,遍及经、史、子、集,对楚辞用功最多,人民网评论他是国恩是现代楚辞学的奠基人和集大成者。在北大求学期间,撰写了《楚辞概论》。1961年与王季思、萧涤非等共同编写了《中国文学史》,一直被列为高校文科教材。《楚辞纂义》是他最著名的著述,早在山东大学执教的时候就开始编写材料,并在1977年整理成书。
  其中《屈原》是一本约十万字的屈原传记,这本书是在极困难的条件下写成的,但游国恩不愿利用自己的旧著“偷工减料,潦草塞责”。他在这本书中说明:抗日战争前夕他在青岛大学教学时讲授楚辞,“是有意在做宣传工作,宣传‘三户亡秦’的民族主义”。《屈原》一书中指出屈原的死决非出于怯懦或消极的避祸,而是旨在“唤起国人”,“以拯救垂亡的宗国”,“确有重于泰山”。并指出“我国历史上无数的忠义之士,就是屈原这种宝贵的政治道德所养成的”。不知游国恩的教导,唤起了多少山大人对国家对民族的强烈使命感。游国恩早在上世纪30年代初在山东大学任教时就着手编纂的《楚辞长编》,当时就已经编定《离骚》、《天问》两部分的初稿,但有油印本发给学生参考,却始终不急于出版而是精益求精不断补充加工,因为这两卷的原稿也已丢失,所存油印稿有错,手头没有书,不能一一校正,还有资料需要补充,有些新的研究成果也要补入书中。这种治学的严谨态度,学术研究永无止境的态度,可能正是山大“学无止境”的真正内涵吧。六十年代初,出版社一再提议将原来的稿子复印,等补充完了再出新版,但他坚决不同意,他说:“一部书要编的毫无欠缺,当然不可能,但总要尽了最大的努力之后才能让它出版。这才对得起读者。”“编一部书固然不容易,可是编成之后有差错,自己觉得惭愧,要想把书毁掉,那却是不可能的,所以著作一定要慎重,要使它长久对人们有利,成为‘寿世之作’”。但当时的中文系罗庸教授,仍将他为这本书写的序——《楚辞纂义叙》发表了出来。序言称:“泽承此编,承近世学风之变,兼前人累世之长”;并说“此书一出,行见群爝息光,一星独耀”。由此可见游国恩在楚辞学史上的地位。
  除了学无止境,自然也有浩然之气。游国恩先生在昆明的时候,通货膨胀严重,物价飞涨,薪水入不敷出,有一阵他每逢发了薪水,就从城里买两袋米 来,请肩夫挑回乡间家中。有一次他随着肩夫走到大西门,肩夫竟故意在乱哄哄的人群中快步行走,走得不知去向。游国恩丢了米,就买了两根甘蔗扛回家。妻子问他:“米在哪里”?他笑着说:“让挑夫挑走了,”但他随即又说:“他比我更需要。”关于这段艰苦的生活,游国恩曾写过一首题为《昆明大西门外口号》的诗,可作为当时情况的写照:“先生墨者懦,一生得枯槁。栖栖牛马走,仆仆沮洳道。持此衰病躯,犯死换温饱。摇摇战风霜,城上有劲草。”
  讲述杰出校友与山大的故事,回溯过去山大在他们身上留下的印记,体会在今天他们的气韵传承。凡我在处,便是山大,有你在时,那便是家,让我们下期节目相约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