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精品节目 > 正文
【我们山大人】第一期——杨振声、赵太侔
发布时间:2016-10-23 23:12:45   来源:   点击:
【我们山大人】第一期——杨振声、赵太侔
撰稿:季小涵
播音:季小涵
听众朋友们你们好,我是梵树。这里是山东大学广播电台播出的“我们山大人” 专题系列节目。山东大学已淌过115年悠悠岁月长河,海纳百川,奔流不息,在这座底蕴深厚、踏实进取的学府中,曾有这样一些人,怀揣着信仰,为民族、国家图富强。他们铭刻的山大印记,他们共有的山大气质,值得我们再回首,肃穆与敬仰。时代不同,建树不同,然而这群人和我们一样,拥有同一个名字,那便是------山大人。希望通过他们,我们能够铭记:“气有浩然,学无止境”不仅是一句话,更是一生的追求。
今天,作为第一期节目,我们将回到山大的起点,讲一讲那些年的校长。
1901年,山东大学堂创立。周学熙作为袁世凯的得力助手,被任命为山东大学堂总办。他推行“新知识与旧道德”相互结合的教育方法,强调勤勉俭朴、清廉宽厚、学以致用、敬重师长 等民族传统美德,重视学习西方的先进科学技术,在当时旧的教育体制中确实是开风气之先的。然而作为山东大学堂的首任校长,周学熙的另一个身份“北国工业巨子"、北方实业之父”要更为人熟知。科举仕途的坎坷及时局的影响,使周学熙毅然做出了弃举业投实业的决定,铮铮爱国心,他同英商斗争到底,气节不屈,振兴工业,造福百姓。周学熙投身实业,实际上是在追寻一个强国之梦,他一生所经过的创业的艰苦、守业的辛酸、成功的喜悦和失败的痛苦,我们无从体会,但这份气有浩然的正骨之气,我们为之感到自豪。
三十年代,山东大学迎来了第一个“黄金时期”,即国立青岛大学时期。杨振声先生是这一时期的奠基者和开拓者。毕业于北大中文系,留学美国,从事教育事业的同时坚持文学创作,作品暴露社会黑暗,反映工农大众疾苦,先生在当时的教育界和文学界颇负盛名,并被认为“性情温和,冲漠有量”。
他到任之后效法蔡元培在北京大学的“兼容并包”学术“思想自由”的办学方针,打破门户之见,建立起在全国大学中屈指可数的师资阵容。著名文学家闻一多、老舍、梁实秋、沈从文、洪琛、游国恩,教育家黄敬思、数学家黄际遇、化学家汤腾汉、傅鹰,生物学家曾省、童第周,物理学家任之恭、王淦昌等都曾先后任教于山东大学,人才济济,盛极一时。他在任时的一些主张和实践,也为学校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作为校长,杨振声认为大学不仅要有好的教师,以指导学生的研究与学习,还要有好图书馆和实验室供给学生学习与研究,“基础的基础在图书”。他认为,“实验室之于大学,与图书馆同其重要”,“近代科学而不由实验入手,犹之农夫不操耒耜而云能耕,木匠不亲绳墨而云能量,同是一样的荒唐”。因此,在国立青岛大学设备仪器极少且不适用,而经费来源又先天不足的情况下,杨校长从实际出发,采取缩小行政编制之原则,注意精打细算,尽量多抽出一些钱用来购买图书和设备。他曾说:“我们惟有节省经常费来补充设备费,我们经常费能多省一文,即设备上能增加一点,也便是学校的基础上多放一基石”,“故在行政上多花一文,这一文便是虚耗;在基础上多花一文,这一文便是建设”。他把学校添置图书、仪器设备及增加建筑的工作比喻为盖房子打基础,“地基打得好,础石放得牢,将来这广厦百间,高楼千栋,才盖得起,负得住。而我们的经费能多花在这基础一文,这一文便有它百年的价值,文化的贡献。”山东大学从此也树立了勤俭办学的校风。
同时,他通过对青岛的地理环境、资源,以及山东的古文献细致的分析提出建设增设海边生物学、海洋学气象学、考古学和哲学等学系的设想颇具战略眼光,为以后这些特色学科的发展壮大奠定了基础。杨振声还认为文、理两学院没有绝对界限,“是相辅而行的”1932年,国立山东大学文、理两学院合并为文理学院做法,得到教育部的赞许:“事属新创,用意尚佳”。
对于如何办好中文系和外文系,杨振声校长也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和做法,首先他认为学文学绝对不是墨守成规的学一国的文学就够了,至少必须学第二国的文学,才能因比较而对第一国的文学了解得清楚,中外的文学必须有相当的沟通……然后中国的新文学才有希望。 文学的基础是建筑在深切地了解与博文的同情心上。 他强调搞文学的人应当走出象牙之塔,来到十字街头去实际观察人生的行为情感思想与生活,就是要把文学放在真切的人生了解上面。此番理念甚有哲理,文学人,最基本的,要是真感情。这种不固守陈规,死读书的做法,使山东大学生气昂扬,开拓创新。
学生在好而不在多,由此实行严格的淘汰制,使得学生平日学习无不兢兢业业,刻苦用功。另一方面,杨振声认为,大学是“社会拿出血汗换来的钱组织的学术机关之一”。既然如此,它就应当“以学术增加人类的幸福来报答他们”!之后的赵太侔校长在开学典礼的致词中强调:“一个大学与其所在地方,有着密切的联系,大学既受到地方的供养,一方面要协助地方解决各种技术上的问题,同时要供给地方所需要的人才。我们造就的学生,如果不能适应这种需要,那是我们未能尽到责任”。真正做到了“为天下储人才,为国家图富强”。
总言之,杨振声是山东大学这一时期的奠基者,也是山大校史上富有创造性、开拓性的深孚众望的校长之一,他对山大付出的心血,我们铭记、感恩。
今天,我们讲述了两任校长的故事,品读他们身上的浩然之气,我们也有责任带着这份印记,修诚尽责,不负年华。
凡我在处,便是山大,有你在时,那便是家,一朝为山大人,一世不弃山大魂。“我们山大人”,下期节目相约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