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节目 > 金声玉振 > 正文
2015年12月05日金声玉振
发布时间:2015-12-05 23:21:32   来源:   点击:


古今学人

撰稿:王小函
播音:严琰 王小函

听众朋友,你们好。欢迎收听今天的古今学人。我是主播严琰,我是实习主播游心。今天我们将带您走近中国现当代语言学大师——王力先生。
王力先生于1900年8月10日,出生在广西博白县的一个小村庄。五六岁时,父亲就教他读书认字,他的祖父写得一手好字,父亲便将祖父留下的手抄唐诗给他作字帖。黄健先生在回忆王先生生平往事的文章中叙述了王先生早年的经历。他曾于大车坪私塾教学,后来又应李氏开国学校之邀,前往任教。一面教书,一面自学,又受校长及老师的资助,前往上海求学。其后,又考入清华国学研究院,师从语言学大师赵元任。他的毕业论文《中国古文法》受到指导老师梁启超先生的高度肯定。梁先生在封面上写了一个总批:“精思妙悟,为斯学辟一新途径。”

1927年,王力先生前往巴黎留学。留学期间,王力先生的生活十分清苦,交不起学费,有时连饭钱也付不起。于是,他开始翻译一些法国名著,以解决自身的困境。当时接收王先生译作的编辑,正是著名文学家叶圣陶。多年以后,王先生出版《音韵学初步》一书时,特别写明:献给叶圣陶先生。王力先生自序道:“音韵学一向被人认为是‘天书’,看不懂的。但是我不敢违抗叶圣老的雅命,于是写了这一本小册子。自己看一看,也还不够浅近。那有什么法子呢?我只能就此交卷了。”此书的诞生其实缘于叶先生在一次集会上提出,希望王先生写一本浅近的音韵学的书。两位大师的友情,实属一段佳话。

王先生留法4年,获得巴黎大学文学博士学位。1932年他返回清华大学任教;抗日战争爆发后,任教西南联合大学。抗战胜利后,王力先生任教中山大学、岭南大学;1954年院系调整,他带领中山大学语言学系合并到北京大学中文系,此后一直在北大任教直到1986年去世。而燕南园60号,就是王力先生一家曾经的住所。
王先生长子王缉志先生回忆当年在燕园时,无论父亲再忙,孩子们的学业再紧张,每到周末,一家人还是会走出燕园,一起去“搓一顿”。他说,“有时候也会去颐和园划船,我划桨,父亲就在船上坐着。”在王缉志先生的记忆里,燕南园60号的书房总是亮着灯,父亲伏案写作的背影成了他不可磨灭的记忆。而在王力先生忙于学术的日子里,他们的母亲对他们的影响就更大了。其中最重要一点,就是诚信。母亲认为公家的东西就是公家的,再小也动不得。有一次,他在家中使用公家的信封,母亲见了非常生气。诚信,成为整个家族几十年来的信条。
王力先生与妻子夏蔚霞女士十分恩爱,曾在结婚45周年写诗赠予她:
甜甜苦苦两人尝,四十五年情意长。
七省奔波逃猃狁,一灯如豆伴凄凉。
红羊溅汝鲛绡泪,白药医吾铁杖伤。
今日桑榆晚景好,共祈百岁老鸳鸯。

1985年初,王力先生患上脑动脉硬化症。正在编写古汉语字典的他,预感这部字典难以如期完成,于是召集了六位在他身边工作的学生,希望他们协助自己完成编写工作。大家当即作了分工,并立即试写出部分条目文稿请王先生过目。1986年元旦后,王先生病情恶化,于1986年5月3日溘然辞世。为了纪念王力先生的贡献,这本字典被定名为《王力古汉语字典》。
王力先生临终前说出了他的遗愿:他去世后,要为他做个墓,将来好与夏蔚霞合葬;墓前要有块碑,刻上他赠给夏蔚霞的诗《赠内》。
早在六年前,王力先生就写好了他的遗嘱。他嘱咐他子孙的只有三件事:第一,要为国家民族作出应有的贡献。第二,要兄弟姐妹和睦。第三,尊敬他们的后母。

王先生一生,在我国数所大学名校从事语言学教学、语言研究五十四年,直到他病重住院前的一天,还写了三百多字古汉语字典手稿。周祖漠先生撰写的《王力墓志》云:“王力教授乃当代杰出著名的语言学家、教育家和诗人。秉性敦厚,待人以诚。不矜己长,不攻人短,予人者多,取于人者少。著作等身,桃李三千。捐资十余万,以奖励后进。衷心爱国,年迈弥坚。”
这就是王力先生。他不仅是一位伟大的大师、学者,更是一位值得我们敬佩和铭记的师长。今天的古今学人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是严琰,我是游心。我们下期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