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节目 > 特别节目 > 正文
山大在青岛的三十年——大学与城市文化特别节目 文起青岛1
发布时间:2014-01-01 10:48:00   来源:   点击:

撰稿:高洁
播音:高洁
各位同学,大家晚上好,欢迎收听由sdu-radio为您带来的《山大在青岛的三十年——大学与城市文化》特别节目,我是高洁。在上期节目中,我们一起欣赏了闻一多先生带着畅想和浪漫的诗歌《奇迹》,领略了属于他的创作理想。在诗里渗透着的闻一多先生的严谨和上进,不能不令我们青年学子所感叹。在本期节目中,将为大家带来沈从文先生在青岛的诗作。青岛之于沈从文有种洗礼般的作用,接下来与大家分享的诗是他在病中所写,反映了他最真实的精神状态。
第二乐章——第三乐章
一切在逐渐上升,谦虚而肯定。
在申诉。在梳理。在导引。
从沉默中随之前行,到沉默中去。
眼睛潮湿,悲悯彼此同在。
如春雪方融,从溪中流去,菖蒲和慈菇刚露出嫩芽。
小马跳跃于小坡青草间。母马啮草徐行,频频回头。
溪水在流,有人过桥,从田坎间消失了。
小小风筝在屋后竹梢上飘荡。
流云,流水,和流音,——随同生命
同在,还一同流向虚无。
一切在逐渐上升,沉着而肯定。
在申诉,在梳理,在导引。
从沉默中前进,到沉默中去。
你是谁?你存在——是肉体还是生命?
你沉默,热情和温柔埋葬在沉默中。
你说这样,那样,作这样,那样,
完全是挽歌的变调。
没有想象,没有悲哀,没有自己,这里那里让一切占有,
丰富了一切,也丰富了历史的沉默。
没有生命的火还是在燃烧。
正切如一个乐章在进行中,忽然全部声音解体,
散乱地堆积在身边。
稍稍引起小部分听众惊愕和惋惜,
大部分却被《闹元宵》的锣鼓声音吸引而去。
这一堆零散声音,任何努力都无从贯串回复本来。
绳子断碎了,任何结子都无从
只是在乐声中遇到每个音响时,
仿佛从那一堆散碎声音中还起小小共鸣。
一点微弱的共鸣,终于还是沉寂了。
我是谁?“低能”或“白痴”,这类称谓代表的意义,比乐章难懂得多。
但是他是十分正确的!
一切都隔在一张厚幕后。
我吃喝,我闹小脾气,我堕落,就是由于低能或白痴。
当我还能正常说话时,我需要友谊,爱情,和一切好的享受。
我是一个正常的人。好听的音乐使我上升,爱人如己。
教育我说话,用笔,做事,都有腔有板。
文字在我的生命中,正如同种种音符在一个伟大乐曲家和指挥者手中一样,
敏感而有情,在组合中见出生命的洋溢。
文字既是生命,在沈从文先生这里体现得可谓淋漓尽致。时间所限,就只能从这短短几行诗中,窥见他的精神气质了。那么本期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下期节目中,我们将继续分享大师们的作品,我是高洁,我们下周二,再见。